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卡夫卡是一个“弱的天才”,我呢,我的文学也是一种“弱的文学”。这么多年,我在父亲盛大的阴影里成长起来,说是反叛性的,其实反叛的内部是不安。至少决定了我的眼睛,它看到的东西是灰色的、弱小的。我总想离开,地理学意义上的逃离是简单的,而人的精神阴影是入乎无形无域之地。至少造成了我对男性的渴望与恐惧,极强的依赖心与对依赖的恐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