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欲望的花朵在我们中间盛开

那些事关神的爱情
古往今来,被人们传为浪漫而神秘的佳话

我们不过是被迫一起生活,迟早要散的。

大概是前几天的时候,聂伯伯跟我说,其实那个时候,你妈妈对你爸爸是没有感情的,但是有了你,就没办法离开了。之后你妈妈与你爸爸闹过两次离婚。第二次真的没法一起过了,你爸爸求你表舅说情,你妈妈还是没有忍下这个心。母亲曾说,父亲害了她的一生。她一直为我和妹妹忍耐着,直到有一天,她找到一个出口,佛门。而我的出口是什么呢?文学。

最后,我终于明白,要想逃避父亲,只有级别上超越他,把他踩在脚下,才能有生路。可我真的厌倦这样优胜劣汰的游戏。今天,母亲对我说,等妹妹长大了,她就寻一处佛山,皈依佛门,了此终生。我也越发坚定要远离鲁故城的决心,去国外谋求生存与自由。这个狭小的地方,终将成为我与母亲永远不愿提及的往事,它是我们的过去,却永远不会成为终点。我与母亲,终究会离开这里。

太多的往事离我们远去
有些称之为记忆的东西
侵占了我有限的脑容量

八月,迟到的雨季终于到来
像我,沉寂已久的愿望,欲火中烧
我站在屋檐下
看雨水清晰梧桐叶的动脉
听雨帘如珠散落的声音
有些清冷而郁热的情绪
升空又坠落
我在鲁故城的深处
看到胡同外一个陌生的女人
似乎要走进来
有一种,小时候放学
等母亲下班的欣喜与忐忑

父亲的锁链朝我压下来
我心中的反念将自己撕裂
哦!撒旦,我愿奉你为上帝

夏天,丰盛的欲望如雨绵密
深埋我心的是不可见人的秘密——
让我们脱去姓氏、信仰

虚伪的自尊、骗人的理想
还有,文明褴褛的衣衫

在一场大雨里相爱
把彼此交给这雨,这自然
这浩瀚的宇宙!
皇天在上,我们是一对
幸福的蝼蚁

皇天在上,我是鲁故城叛逆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