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沙子口是一个难以抵达的地方
我们在那里照相、遛弯
看打渔的人撒网又收网
好像昨天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离那里太远
青岛科技大学
到沙子口的距离
不是一列610的距离
有些摸不着的东西将我们永远隔开
譬如明天的考试
譬如今天的快递

你或许要反驳
那么近的地方怎么能到不了?
而我要郑重地通知你
很不幸,你离沙子口又远了一站

寒冷的季节
一个男人说他爱我
想要与我围炉取暖
我告诉他,我宁愿冻死
然后永远锁上了门

每次见到耀中偶吧都特别感动,上次去他办公室,他替我打电话问师妹,还说我可以跟着他师妹读博。临走送我茶叶,在自习室泡开茶叶,真是十分感动。今天讲座,虽然与我不太相关,但高中同学丁将我引荐给勤超老师,耀中偶吧向勤超老师说这是我们非常优秀的学生,你可要好好指导。一直以来十分想要结识勤超老师,他用一辈子来研究莎士比亚。自己学院的院长都没这样重视我,感谢耀中偶吧对我的帮助与信任。我一辈子不会忘记,我人生中第一篇论文是跟耀中偶吧一起写的,名字也是耀中偶吧坚持下才发的。还有坤姐,今天问我评论何时截稿,本来十分忐忑,跟人索评这种事,我实在不喜欢,可是坤姐竟然帮我这个还为在诗坛露出头角的人写我人生中第一个评论,实在感动得不行了。我从来不以为自己是优秀的人,当“优秀”这个词出自耀中偶吧口中,并且用来形容我,我实在无地自容。昨日父亲来电,说拖人帮我联系导师,已联系,邀京中一聚。晚上看书泪一直流,我最恨的是父亲,最帮我的也是父亲。还有京中故旧毫无推辞的帮助,实在是感激不已。考研一路,人情冷暖,回头发现其实还是亲友师长格外亲切,我一定要考上,当一个好老师。

按照国家规定的研究路线,有些人注定一辈子不能出头。我究竟是为何而努力?为了毁灭它。

《奥瑟罗》

“我要像北风一样自由的地说话”(艾米莉亚)

作业,留个念吧

示父

有时我爱你
有时我恨你
大多时候我是你的乞丐,或者奴隶
更多的时候,我是你的敌人
假装顺从,为了做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天地悠悠,人海茫茫
我是一个自诩潇洒的傻子
妄想做个无乡可还的异乡人

文学史上充满了死人
伟大的死人
庸碌的死人
正襟危坐的死人
奇装异服的死人
有一天我也是那个死人
在一行行的过去之中
隐秘地笑着
在此之前,我得多留点疑惑

夜幕无辜落下来
像母亲在傍晚盖上我的恐惧
有一天我的女儿也会这样
给我盖上棺椁
说句: “睡吧,母亲!”
像很久以前,母亲拂过我的额头
说的那句:“好孩子,快睡吧!”

跟我来吧,穿梭于心灵的森林,让寻路者自讨灭亡,一条路也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