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世界,在一片世界杯的喧嚣里
而我不关注全人类的盛事
我活在自己深不见底的绝望里
熬过一年是一年

大多时候,人们对我的感情
值得怀疑,诸如爱情,诸如亲情

诸如父亲,诸如情人

人们的感情停驻于我的身上

渴望某种回应

为我的淡漠而痛苦、愤怒、自我折磨

而我活得潇洒

我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

能使我的心驻留

啊!这是一颗长翅膀的心

人世间的情欲之网,与之无关。



父亲节快到了

父亲节快到了
我刻意屏蔽这个节日
世上别的节日
都值得纪念
母亲节、情人节、教师节、感恩节……
全都值得纪念

唯独父亲节
在我这里失去存在的意义
我与父亲
只剩下令人厌恶的血缘关系
以及由此衍生的利益关系

人们会看到
我与父亲基于群体压力的逢场作戏
以为面目相似似乎就是亲人
而事实上,真正灵魂上的冷漠
是藏匿于笑面之下的
我们除了血缘与金钱,毫无瓜葛


总有一天,我不再是那个

被封锁在鲁故城阁楼上小女孩

世界上原有比鲁故城更广阔的海域

我要挣脱父亲的锁链去看一下


把那些刑罚、教条、习俗

以及孔老夫子的教诲

都留给父亲自己吧

在他儒家文明的武士道里

有他自己的众叛亲离的尸体

而我要更广阔的生活

更蔚蓝的海域

香榭丽舍大道上终将有我的身影


在这世上,鲁故城终将是我人生中

过于漫长的驿站

总有一天,我会与鲁故城撇清干系

天下之大,我是漂泊异邦的无乡人





大多数时候
人们感兴趣的事物
我总是毫无兴趣
诸如上合峰会、诸如世界杯
我不喜欢在人们的热闹里
验明我的存在

对于这世间喧嚣的一切

我无法寻求皈依

当一个孩子写出《我的家是一个呼啸山庄》之时,作为父亲,应当觉得耻辱与羞愧。

我的父亲,大概永远不会意识到,他教育方式的错误。是的,我可以成为人们所认为的那种理想的人,我可以变得优秀,不久我会拥有声望,但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像是孟子三岁时死去的父亲,在其成长中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我的父亲,还不如像孟父一样不存在,他造就了我灵魂上的阴影,使我憎恨鲁故城,他参与了我的性格塑造,我能够成为一个冷漠、乏味,并且丧失生之激情与爱之能力的人,不能不说与我的父亲有关。他只会颐气指使地将我当做一个附属品、一种财产,似乎我的优越性是他荣耀。而我之所以选择做学者,选择写作,不过是因为我太憎恶鲁故城里这样的封建家长,我不得不反叛,不得不谋求生之出路,不得不离开鲁故城。我渴望那种不以优劣为转移的人类感情,小时候,我曾在父亲身上寻觅这种感情,我得到的,只有失望。世上最令我作呕与绝望的,就是父亲。而我的父亲注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只会白养了一个女儿。

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我确信,每天夜里,她都在重新开始琢磨她那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堤坝是一百米高,还是二百米高,这取决于她身体的好坏。但是,无论规模大小,每天夜里,她都在重新琢磨修筑堤坝。这是一种过于美好的想法。

我从四岁起,开始与您相处,一直到现在,二十一岁,在这十七年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温情的回忆,那一片狼藉的关于父亲的记忆里只有冷漠、暴戾、强权与反叛,以及功利性的父女合作关系。而今我终于可以飞走了,为什么要折断我的翅膀?

琴岛四年,我如同岛字半弧里的那只鸟,在这开放的半岛上向海挣扎。

我们在鲁故城的一切争端,全部与钱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