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北京一年中最好的时节,应该是秋日吧。

人生中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大概是,我们一样傻,不明智。我们妄想改变不公,为不能发声者发声,捍卫公平、正义,想要用自己的一生创造一个风清气正的中国,无论是从军、执政还是写作、科研,这是我们坚持肉体上、灵魂上的痛苦,在世上苟延残喘的唯一信念。想起你曾经像父亲一样在泥沼中匍匐,徒手爬上几百米的高空,在大西北的夜雪中放哨,在深夜中行进,即将在实习中度过的除夕夜……我就再也生不起气来了。我应该让自己日益明白,你首先是军人,才是我所喜欢的你。我们都想让不公少一点,拼尽全力使人们更加接近那个社会的全面发展不再以牺牲个人为代价的时代,或许,支持你就是帮助我实现梦想吧。

渐渐发生改变,爱一个人不是去获取他的爱,要求对方为自己做什么,而是将自己的痛苦内化、消蚀,希望对方更好。本来说好给我打电话,一直等到睡着,凌晨醒来,没有一个未接来电,微信也没有回,再一次被放鸽子。很讨厌人失信,决心再也不要理你了。但是早晨看到你们学校公众号上,在初雪中站岗的哨兵,想到你或许也是、曾经是其中之一,我的怒气便消了,再也生不起气来了。每次被放鸽子,都是相信你是真正有事情的,真正身不由己的,不知道是真的把我忘记了,还是真的有事情,我还是选择相信你。我最终还是像母亲,她总是向我说起兰州快乐的时光,那些只属于她自己的泪水,别人无从而知。

lucky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