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我的父亲,大概永远不会意识到,他教育方式的错误。是的,我可以成为人们所认为的那种理想的人,我可以变得优秀,不久我会拥有声望,但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像是孟子三岁时死去的父亲,在其成长中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我的父亲,还不如像孟父一样不存在,他造就了我灵魂上的阴影,使我憎恨鲁故城,他参与了我的性格塑造,我能够成为一个冷漠、乏味,并且丧失生之激情与爱之能力的人,不能不说与我的父亲有关。他只会颐气指使地将我当做一个附属品、一种财产,似乎我的优越性是他荣耀。而我之所以选择做学者,选择写作,不过是因为我太憎恶鲁故城里这样的封建家长,我不得不反叛,不得不谋求生之出路,不得不离开鲁故城。我渴望那种不以优劣为转移的人类感情,小时候,我曾在父亲身上寻觅这种感情,我得到的,只有失望。世上最令我作呕与绝望的,就是父亲。而我的父亲注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只会白养了一个女儿。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