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市政府实习,没有太多的薪资,倒是不少的压力,做梦还梦到领导以及上合峰会。每天在机关楼里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心脏中,午饭的时候,在西装革履的人群中觉得自己实在不起眼,也许其中某个人的某句话就可能影响一个城市的运转。工作的内容是写作以及跑腿、对接媒体,记得在兰州的时候,于阿姨就是从助理做起的,现在她处于这个国家整个武装力量的枢纽部。我在脱离父亲的影响,看看自己究竟能够站在这世界上哪个位置,做些什么事情,我对成功、地位没有概念,但是无限的远方与无数的人们亟待被改变命运,我知道,在这个镀金时代,他们过得不好。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