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ince

对人的邪恶既不哭泣也不震怒

每一个女孩都会有一段,克莱丽莎与萨丽的感情吧。那种感觉注定是要被女人与男人间的事情取代,因为妇女必须与男人结合,为了家族,为了声誉。那个人就像一阵泡沫一样,似乎存在过,又可能从不存在。你知道她在哪个国家,哪个学校,住在哪条街道上,你可以买一张机票去看她,很快。但过去回不去。而今你做着你们约定的事情,在写作的路途上。而她不可能永远陪着你,我们终究必然要接受,与最爱的人不能共享一个身体。

评论(3)

热度(2)